Menu

第八章悲哀的捆仙阵(12/36)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6/04 Click:204
“一切就会明白?”我仔细思索着她这句话的意思。她指的是什么?难道是说她现在正在进行什么阻止妖王降世的事。想到这,我不由兴奋起来。对于七月十五这一天开始万分期待。在艳丽的阳光下,宫殿外广场上。三位长老和众妖精顶着太阳肃穆的站立。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衣衫,一丝丝不耐和焦躁出现在他们脸上。“白素贞为什么还没有出现?她会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我们啊!”猪王的大叫在寂静的广场上显得格外刺耳。“对啊!”狐狸王老谋深算的道“照理说,妖王在明天就要降世。她一不带我们去勘测地形,二不准备祭祀,她怀的是什么心?可真难说了。”“是很难说,最好重新选举我们英明的狐狸王来领袖!”牛魔王在一旁讥讽道。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狐狸王仿佛是被识破了心事,老羞成怒,涨红着脸大叫。“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!”牛魔王不屑的道。“妈的!你别以为你块头大,老子就不敢打你。”狐狸王摩拳擦掌的道。“小子,你敢动我试试!”牛魔王道。“老子就动你了!”狐狸王怒不可竭,正欲动手。忽地,蜚语长老鬼魅般出现在两妖中间。“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闹!”蜚语怒道。“长老,这可不能怪俺!是这头牛先挑起的。俺小狐可是在就事论事。那白素贞的举动真的很难让人信服。”“住嘴!”蜚语立即厉声喝道,“白素贞是什么样的人,老夫会不清楚吗?”顿了顿,悲天悯人的道“这几天,老夫亲自监视过她。天可怜见,白娘娘果是一心为我族着想,劳心劳力。白娘娘就是上天派来复兴我族的使者。”说道这,面向众妖,语气一转“所以,老夫决不允许你们说白娘娘半个不字,若是在又谁敢质疑白娘娘。老夫马上以家法处置。”最后一句话,他说得声言厉色。谁也不敢怀疑他的话是在吓唬人。狐狸王心下一凛,众妖也噤若寒蝉。家法何等残酷,长老连这个都搬出来了,看来是动了真怒。就在这时,台上一团绚丽的白光闪现。白素贞手持巨型八卦阵,从容的出现。她站在那儿,脸上没有一丝感情。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当她如寒电的目光扫视到众妖身上,一个个全都惭愧的低下了头。最后,白素贞眼中精光一闪,扫视蜚语。蜚语心底一颤,拜了下去“拜见白娘娘!”众妖见状回过神来,也跟着一起拜倒,大呼“拜见白娘娘!”白素贞没有出声,场上充斥着令人心寒的沉寂。众妖也就一直这样跪着,谁也不敢出声。他们低垂着头,那模样就像做错事在被老娘责罚的小孩子。良久,白素贞叹了一口气。仿佛很累,她淡淡的吐出三个字“起来吧!”众妖如逢大赦,“谢娘娘!”爬了起来,全部低手垂立。白素贞的目光还是落在蜚语身上,没有一丝感情。蜚语不由感到毛骨悚然。他再次扑通跪地,“蜚语罪该万死,请娘娘降罪!”“你何罪之有!”白素贞的语音不带一丝感情。充满了平静。“老奴不该怀疑娘娘,监视娘娘!”蜚语颤声道。白素贞沉默片刻,叹了口气道“既然本娘子不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新闻资讯,那么这个位子还是另谋他选吧!本娘子虽一心要助妖王降世新闻资讯,无奈……白素贞就此告辞”退后几步新闻资讯,转身便欲飞空。“娘娘且慢!”蜚语大急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跃上台,拦住白素贞,跪地求道“娘娘请留下!”众妖也跟着跪地求道“请娘娘留下!”其余两位长老也相继上台,跪地请求。白素贞冷然道“长老这是要强行留下白素贞吗?”“蜚语不敢!千错万错皆是蜚语。若是蜚语的举动让娘娘无法忍受,蜚语愿意一死谢罪。只是妖王降世,事关整个妖精族的兴旺。还请娘娘务必留下。”蜚语说到这,站了起来,退后两步。决绝的看了一眼众妖。举手向天灵盖击去。忽地,人影一闪。他的手被一支柔软的手托住。是白素贞,蜚语不由楞住了。“娘娘,你……”白素贞的脸蛋闪过一丝愧色,道“几位长老如此大仁大义,素贞若再任性,岂不是太惭愧了吗!”“那…娘娘…是愿意留下了?”白素贞点了点头。众妖见状一片欢呼。“娘娘万岁!”“猪王,狐狸王,站住!”众妖的目光落在两个罪魁祸首的身上。二妖眼见势头不对,便准备悄悄溜走。“你们还想逃吗?”妖精甲厉声问道。“我们有逃吗?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狐狸王嘴巴在打结,他还在后退。“废话少说,就是你们两个搬弄是非,才害得娘娘差点被气走。”“我们那有,娘娘明明是被蜚语长老气的。可不要赖在俺小猪身上。啊!你们干什么要绑我?有什么话好说吗?大家都是斯文人。”五花大绑的猪王和狐狸王被押到白素贞面前。妖精乙道“请娘娘发落!”白素贞淡淡道“放了他们!”“放了?”妖精乙怀疑自己听错了。“不错!现在正是我族关键时刻,不宜多生枝节。”猪王和狐狸王不由感激涕零,连呼娘娘万岁。众妖本也无意纠缠二妖,见白素贞如此也就放了二妖。众妖对白素贞也因此更加信服。“大家归位”白素贞正容道“明天就是妖王降世之日。阵法大家也已熟练,我们现在来演习一遍。只要此阵一成,妖王定可顺利降世。”“是!”众妖激动莫名,齐声大呼。“摆阵!”白素贞娇喝一声。众妖立即各自结阵。不一刻,阵法已成。白素贞跃至上空,八卦阵罩向众妖。随即,众妖一起发功。绚丽的巨型光柱射向八卦阵。八卦阵中异芒闪动,与光柱激出耀眼的火花。随即,光柱被八卦阵吞没。反射出白色的光幕,罩向众妖。蜚语忽然感到一丝不安,“不好,我们中计了。大家快收功”他发疯般的大喊。众妖还没有反应过来,等到醒悟时已经迟了。白素贞的封妖阵已成,白色的光幕包围了众妖。八卦阵在上空不断的发射出能量,结实封妖阵。白素贞在这时也落了下来。角落处,我和小青奔了上来。“白姐姐,这是怎么会事?”小青眼眶一红,“姐姐,我误会你了。”白素贞正欲回答,蜚语忽然一声怒吼。“白素贞,枉老夫如此信任你,你竟然……”“长老,你对我族的忠心, 新疆11选5素贞很是敬佩。只是您想过没有, 新疆十一选五妖王降世将会给人间带来多大的灾害。天上的诸天神佛又岂是易于对付的。”“住嘴!”蜚语一声暴吼,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“老夫只知道这是我族唯一复兴的希望。”“长老, 新疆11选5走势图这就是你找的好领袖吗?”众妖开始七嘴八舌的向蜚语责骂。里面顿时乱成一片。“大家安静,我们试着一起发功看能不能击破封印”在沉寂了长时间,洛克长老冷静的道。众妖闻言慢慢安静下来,一起运动灵力。强烈的光柱如闪电霹雳向白色的光幕击去。“砰!”两者相撞,产生激烈的摩擦。不一刻又转为平静。那光幕丝毫无损,反倒更显坚固。众妖见状无不动容,他们不死心的再次发功。而结果却还是一样。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次,他们喘着气放弃了无谓的挣扎。然后,妖精们将怒火转到了白素贞身上,“白素贞,你这个贱人……你不得好死!”蜚语长老的目光刹那间变得悲愤,他仰天长叹“天亡我族啊!”蓦然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的天灵盖击去。“啪!”脑浆四溅,倒了下去。他竟然自杀了。“长老!长老!”众妖大惊悲呼着挤了上来。白素贞惊呆了,她感到万分愧疚。但是她已经没有选择了,蜚语的愚忠,她也只有长叹一声。洛克长老的目光冷的可以冻死人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白素贞。“长老,我……”白素贞想要辩解什么,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接下来,妖精们又将白素贞的祖宗十八代拖出来一一问候。这是他们唯一的发泄口。对此,白素贞也显得无奈。“白姐姐,这到底是怎么会事?”我欣喜的问。白素贞正欲回答,小青抢先说道“姐姐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在说吧!”她显然是忍受不了那些妖精的粗言秽语了。“好!”白素贞的语气显得很无力,我们到了豪华的宫殿里。白素贞道“我故意错教他们捆仙阵,利用八卦反射将他们给封住了。他们在也不能去助妖王降世了。”我恍然大悟,“白姐姐,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呢?还害我们误会你”小青也带着一丝埋怨的目光。白素贞脸上浮现出我所熟悉的笑容,“这个方案也是我临时定的,你们也看到了。族人对妖王降世反应是如此狂热,如果当时去劝,无疑是自取其辱。当时你们只说了一句反对的话,他们就已经恨不得将你们撕成几段。更何况要去劝他们打消这个念头。在后来,我想要向你们解释时,那蜚语长老却一直在旁监视。我也只好如此了。”“只是…苦了姐姐了。”小青的双眼已经湿润了,“青儿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”“青儿,你当时的表现真的让我很意外。但是我从内心也感到很欣慰。因为你不在是以前那个是非不分的小丫头了。你长大了。”白素贞握着小青的手语重心长的道。我静静的看着,白素贞和书中所说果然无异,美丽善良。她就是这时代正义的化身。只是她最后还是要被压入雷峰,上天啊!你对白素贞是何其不公啊!正当我想得出神,白素贞忽然叫道“阿海,你过来!”我一愣,走上前“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?只要是我能做到的,我义无返顾。”白素贞点了点头,道“你先坐在地下!”“啊!”我微微一惊,新闻资讯迟疑的坐下了。这时,白素贞柔软的手放在了我的头上。紧接着,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在往我身体里注入,源源不断。我大概明白了一些,急着叫道“白姐姐,快住手。”忽地,心中一阵绞痛传来,我痛呼一声。“集中精神!”白素贞严肃的道。这样持续了大概两个小时,白素贞方才手功。我只觉体内充满了力量,脚一用力,地面便出现了一道裂痕。我惊喜的道“白姐姐,我……我”竟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小青道“傻瓜,我姐姐传了你一百年的功力。你还不快谢谢她。”我大惊,虽然我早已猜到她是在给我传功,却没想到她竟然传了这么多。刹那间,我感动的竟然想哭,“白姐姐,你…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啊!”白素贞温柔一笑,“别把我想得那么好,传你功是有作用的。”“哦?”“我知道你的紫金钵很厉害,但是你没有功力,紫金钵发功时又必须要主人在旁以自身功力辅助。所以我想传了你功力,到时灭妖王时,你的紫金钵也许会起很大的作用。”白素贞解释了一番,又道“现在我们虽然封了众妖,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。虽然我嘴里说区区一个妖王不可能起到很大作用。但是那股妖气如此浓重,我想这个妖王绝不可等闲视之。在此之前,我必须先去一趟昆仑山。”小青脸色一变“姐姐你要去求取雄黄宝剑?”白素贞点了点头,“以妖王的修为,我想也只有雄黄宝剑能够降伏他了。”“可是青儿听说,雄黄宝剑有长发魔人守护。以前也有觊觎宝剑的妖灵,但却没有一个活着出来!”小青急道。白素贞自信的耸了耸肩,“我倒要去会会这传说中的长发魔人”“那青儿跟你一起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“不行!”白素贞断然道。“为什么?”小青大急。“青儿!”白素贞道“如果我们都去了,万一迷幻森林外的妖灵进来破了那个八卦,我们岂不要前功尽弃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放心,姐姐不会有事的。”白素贞柔声道。“白姐姐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?”刚一说完,白素贞和小青两道杀得死人的目光向我扫来,我打了个寒战,连忙闭嘴。昆仑山,封顶上。陡峭的崖壁上被丛深的野草覆盖着。一道破旧的剑柄微微露了出来。白素贞惊喜着飞身抓向剑柄,刚一触及。从里面忽地传来一声大喝,一道人影从石壁中穿了出来。白素贞见状大惊,急忙回身落地。只见那人长得仙风道骨,一身威严的道袍。"何方妖孽竟然敢打雄黄宝剑的主意!"道士厉声喝道。白素贞心底一颤,拜道"弟子白素贞,前来求取宝剑实非心生贪婪。还望大仙容禀"道士诧异的看了白素贞一眼,“好,你说!”白素贞闻言便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。道士听完沉吟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那贫道也就不难为你了。你去拔了那柄破剑,便可进去了。”“那柄剑不是雄黄宝剑吗?”白素贞闻言一愣。道士轻笑“当然不是,雄黄宝剑何等宝物。岂会放在这里。”“哦!”白素贞恍然,又道“多谢大仙指点,白素贞去也!”言罢便欲飞身拔剑。“慢!”道士忽道。“大仙还有何吩咐吗?”白素贞微惊,回头问道。“贫道提醒你一句,以前也有很多妖灵进去取剑,但却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出来。你此去九死一生,可要想好了。”道士淡淡说道。白素贞踌躇了片刻,一咬牙说道“谢大仙提醒,弟子去意已绝,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!”说话间,飞身而上。毅然拔下那柄破剑。剑一拔出,那石壁忽地从中分开了。一道大门出现在白素贞面前。白素贞咬了咬牙进去了。入目的是一间豪华的宫殿,有数个书生正在抚琴论诗。画面充满了温馨,其中一个书生忽然抬头向她看来。白素贞大惊,那书生竟是日夜思念的许仙。“娘子!”许仙高兴的奔了过来将她拥在怀中。白素贞陡然一惊,推开许仙。厉声道“你是何人?”许仙一愣,“娘子是我啊!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?”白素贞仔细盯着许仙,无论在神情和各方面都是真的。也不像是妖物变幻。她迷惘了,“你真是官人!”“当然是我,不然你以为是谁!”许仙笑道。“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了?”白素贞更加迷惘了。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哎!不管那许多了。只要我们夫妻在一起就好。我看这里也还挺好的。”许仙顿了顿,问“对了,娘子,你这几天去那里了?也不说一声,让为夫多担心啊!”“我……”白素贞还在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一时间竟答不上来。许仙也不在追问,道“总之我们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,娘子你说好吗?”白素贞呆呆的点头。“太好了”许仙闻言高兴的像个小孩子。这时,周围围来了几个书生。他们七嘴八舌的问起白素贞起来。许仙便向他们将白素贞介绍了一番,又将他们向白素贞介绍了一番。白素贞一直心不在焉,这时许仙又道“娘子,你说我们就永远留在这里好吗?”“啊!”白素贞一惊“不可以!”“为什么?”许仙奇道“这里不好吗?有这么多好朋友,又与世无争。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。”白素贞踌躇了,这不是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吗?可是妖王的事怎么办?不行,绝不能留在这里。白素贞忽然明白了,这就是为什么进来这里没有一个出去的原因。这里有美好的幻觉,可以满足一个人平时不能满足的。于是,她咬了咬牙。向外面走去了,任凭许仙在后面悲切的呼唤。刚走出几步,眼前忽然一暗。稍顷,有灯火亮起。入目的竟是阴曹地府。角落处,牢内无数鬼魂叫嚣着。前面有着一个油锅,里面的油在沸腾着。牛头马面从后面压着一个人走了上来。她定睛一看,不由大骇。那人竟是许仙,“官人!”她悲呼一声,便往前冲去。在离许仙一丈远的地方,忽然出现一道无形的光幕将她和许仙隔开了。“娘子救我!”许仙的声音在颤抖,他的牙齿在打战。白素贞大急,任凭她如何攻击光幕,都动不了那光幕分毫。她被深深的无力感充斥着,竟管隐隐中她知道这不是真的,可是当她见到许仙受苦的样子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。这时,从上空忽然传来阴森森的声音“白素贞,只要你退出去。许仙就不会有事。”白素贞犹豫了,一出去无疑是前功尽弃。但若不出去,许仙就会……。“退出去吧!”那声音像是在劝告,充满了诱惑。白素贞的心在交战,刹那间。她感到惊慌失措,毫无主见。那声音语气一变,厉声道“白素贞,若在不退出去。后果自负!”“娘子救我!”这时,牛头马面已经在将许仙往滚烫的油锅里推。许仙大叫着。“不!”白素贞一声悲呼,心理的防线被彻底击破了。“我出去,我马上就出去”说话间,她的脚步已经在往外移。眼看就要前功尽弃,耳里忽然传来道士的声音。“白素贞,万物本无相,我自心中定!”白素贞一凛,随即恍然大悟,“对了,他是在提醒我莫要受外界的幻觉影响。”想到这,她闭上了眼,努力不去想许仙。口中不停的念“行深般若波罗密,诸相……”这样过了片刻,她在睁眼时,已身处于一个大山洞。黑色的头发覆盖了大半个山洞。隐约中,白素贞看到头发尽处是一个面目丑陋的巨人。在巨人上方的墙上则挂着一柄全身闪发着异芒的宝剑。剑身长八分,宽二分。刺骨的寒气从上面散发出来。“雄黄宝剑!”白素贞惊喜的叫着。“谁!”长发忽然舞动,巨人一声低吼。白素贞心下一惊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长发魔人!”巨人睁开眼,爬了起来。山洞仿佛在震动,白素贞拜在地上恭谨的道“弟子白素贞,见过大神!”巨人闻言毫不理会,长发甩动。一束黑发急如电闪扫了过来。白素贞大惊,心中怒火上来,这魔人怎是如此是非不分?她向后猛退几步,躲过了这一击。忽地,后面又有头发卷来。白素贞向上猛跃,不想上面也有头发盖来。这一下当真是躲无可躲。一瞬间,头发便将白素贞缚住了,她顿时动弹不得。

  1997年NBA总决赛第1场,爵士本来有希望在客场先赢1场,但是那个赛季的常规赛MVP卡尔-马龙在第四节还剩9秒时居然2罚不中。虽然乔丹最后投进制胜一球帮助公牛1-0领先,但是决定这场比赛的关键因素是一句可能改变了NBA历史的freestyle垃圾话,而且是出自一位不太说垃圾话的球员——斯科特-皮蓬。

,,山东11选5投注